痴汉电车强奸

    1. <form id=ttMZCmsNq><nobr id=ttMZCmsNq></nobr></form>
      <address id=ttMZCmsNq><nobr id=ttMZCmsNq><nobr id=ttMZCmsNq></nobr></nobr></address>

      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西藏  > 正文

      西藏的現代化發展

      日期:2012-10-23 16:07 來源:新華網 作者: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西藏的現代化發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二○○一年十一月 北京

       

        前 言

        現代化是近代以來世界各國、各地區都面臨的一個重大課題。自十九世紀中葉遭受西方列強入侵以來,擺脫貧窮落後、任人宰割的命運,建設獨立、統一、富強、民主、文明的現代化國家,一直是擺在包括西藏人民在內的中國各族人民面前的首要任務。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現代化建設事業蒸蒸日上,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發展,中國正以雄健的步伐走向更加開放和繁榮。中國西藏也以和平解放爲起點,經過民主改革,廢除了封建農奴制度,實行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實現了社會制度的曆史性跨越;經過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實現了現代化建設事業的快速發展,走上了與全國同步發展的軌道,展現出美好的發展前景。

        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回顧西藏和平解放以來走向現代化的曆程,展現西藏各族人民在中央政府和全國人民的支援下爲實現現代化努力奮鬥的成果,揭示西藏現代化發展的規律,有助于加快西藏現代化建設事業的健康發展,也有助于消除國際社會在“西藏問題”上的各種誤解,增進對西藏曆史和現實情況的全面了解。

        一、西藏社會發展的跨越式進程     

        現代化問題是近代以來西藏社會發展的根本問題。在西藏延續了幾百年的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到近代已經成爲與世界進步潮流背道而馳的極端腐朽沒落的社會制度,它扼殺西藏社會生産力的發展,嚴重阻礙社會進步,使西藏陷入極度貧窮落後和封閉萎縮的狀態,瀕臨全面崩潰的邊緣。

        ――社會制度落後,經濟剝削異常殘酷。舊西藏的封建農奴制社會比歐洲中世紀還要黑暗、落後。占西藏人口不到5%的官家、貴族和寺院上層僧侶三大領主,占有西藏的全部耕地、牧場、森林、山川以及大部分牲畜;而占西藏人口95%以上的農奴和奴隸,卻不占有土地和其他生産資料,沒有人身自由,不得不依附于領主的莊園爲生或充當世代家奴,遭受強制的烏拉差役、租稅和高利貸三重剝削,生活在死亡線的邊緣。據不完全統計,僅噶廈(舊西藏地方政府)征收的差稅種類就達200多種。農奴爲噶廈和莊園主支的差,占農奴戶勞動量的50%以上,高的達到70%至80%。60%以上的農牧民背負著沈重的高利貸債務。

        ――等級森嚴,政治壓迫極端野蠻。舊西藏流行的《十三法典》和《十六法典》,將人分成三等九級,以法律的形式確認和維護人的社會政治地位的不平等。法典明文規定,上等上級的人的命價爲與其屍體等重的黃金,而下等下級的人的命價僅爲草繩一根。農奴主占有農奴的人身,可以隨意買賣、轉讓、贈送、抵押和交換農奴,掌握著農奴的生、死、婚、嫁大權。不屬同一農奴主的男女農奴結婚要繳納“贖身費”,農奴的子女注定終身爲農奴。農奴主可以任意打罵農奴,對農奴動用斷手、剁腳、剜目、割耳、抽筋、割舌、投水、投崖等極爲野蠻的刑罰。

        ――政教合一,宗教桎梏沉重。宗教和寺院在旧西藏政教合一的社会政治结构中处于“万流归宗”的地位,成为唯一的意识形态和独立的政治、经济实体,拥有庞大的势力和众多的政治、经济特权,支配着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寺院上层僧侣既是西藏的主要政治统治者,也是最大的农奴主之一。达赖喇嘛作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的首领之一,兼任西藏地方政府的首脑,集政教大权于一身。原西藏地方政府实行僧俗官员双轨制,僧官大于俗官。据1959年统计,在全西藏330万克(此处指藏民族使用的面积计量单位,15克相当于1公顷)耕地中,寺院和上层僧侣占有121.44万克,占36.8%;贵族和由僧俗官员组成的官府则分别占24%和38.9%。哲蚌寺当时就拥有185座庄园、2万名农奴、300个牧场和1.6万名牧民。据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调查统计,西藏共有2700多座寺庙,12万僧人,占当时西藏总人口的12%,大约有四分之一的男子出家为僧。1952年拉萨3.7万城镇人口中,竟有1.6万名僧人。遍布西藏各地的寺庙、比例极高的僧人和众多的宗教活动,聚敛和消耗了西藏大量人力资源和绝大部分物质财富,成为妨碍生产力发展的沉重枷锁。正如美国藏学家梅?戈尔斯坦指出的,宗教和寺院集团是“西藏社会进步的沉重桎梏”和“极端保守的势力”;“正是由于全民族信教和宗教首领执掌政教大权这一因素,导致西藏丧失了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和形势的能力”① 。

        ――發展水平低下,人民生活朝不保夕。封建農奴制度的殘酷壓迫和剝削,特別是政教合一制度下宗教和寺院對人力、物力資源的無窮無盡的消耗及其對人們的精神奴役,嚴重地束縛了勞動者的生産積極性,窒息了社會的生機和活力,使得西藏長期處于停滯狀態。直到二十紀中葉,西藏社會仍然處于極度封閉落後的狀態,現代工商業和現代科技、教育、文化、衛生事業幾乎沒有,農業生産長期采用原始的耕作方式,牧業生産基本采取自然遊牧方式,農牧品種單一退化,勞動工具得不到改進,糧食産量只有種子的四至十倍,生産力水平和整個社會的發展水平極其低下。廣大農奴饑寒交迫,生存維艱,因饑寒貧病而死者不計其數。拉薩、日喀則、昌都、那曲等城鎮中,乞丐成群,到處可見滿街要飯的老人、婦女和兒童。

        帝国主义的入侵加重了西藏人民的灾难,也加深了西藏社会的矛盾,使本已破败不堪的西藏社会更加难以为继。十九世纪中叶以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西藏与全国其他地方一样,遭受了西方列强的侵略。英帝国主义入侵西藏,大肆烧、杀、抢、掠,并通过强加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攫取种种特权,疯狂掠夺资源,大量倾销商品,对西藏进行殖民控制和剥削。与此同时,他们在西藏少数上层统治者中培植亲信,寻找代理人,阴谋将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广大农奴在内外双重压迫和剥削下生活急剧恶化,为摆脱绝境不断发动请愿、逃亡、抗租抗差和武装反抗。西藏社会危机四伏,“政教合一制度已像油尽的灯火一样走向没落。”②曾任旧西藏地方政府噶伦的阿沛?阿旺晋美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多次指出:西藏“照老样子下去,过不了多久,农奴死光了,贵族也活不成,整个社会就将毁灭。”③ 这样,摆脱帝国主义侵略,打碎封建农奴制的枷锁,就成了西藏社会进步的历史必然和西藏人民的迫切愿望。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給苦難深重的西藏人民帶來了希望。中央人民政府順應曆史發展規律,從西藏廣大人民的利益出發,積極促成西藏和平解放,並通過推動民主改革、實行民族區域自治、進行大規模的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等重大決策和措施,深刻地改變了西藏的命運,有力地推動了西藏社會的跨越式發展。

        ――和平解放開啓了西藏邁向現代化的大門。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當時的西藏地方政府簽訂了《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以下簡稱《十七條協議》),標志著西藏實現和平解放,西藏的社會發展從此揭開了嶄新的一頁。西藏和平解放是中國民族民主革命的一部分,它使西藏擺脫了帝國主義勢力的侵略及其政治、經濟羁絆,結束了舊中國對藏民族的歧視和壓迫,維護了中國的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實現了全國各民族的團結和西藏內部的團結,爲西藏與全國一起實現共同進步和發展創造了基本前提。和平解放後,人民解放軍和進藏工作人員堅決執行《十七條協議》和中央政府的政策,積極幫助西藏修築康藏、青藏公路和當雄機場,興修水利,建立現代工廠、銀行、貿易公司、郵局、農場和學校等,采取各種措施幫助農牧民發展生産,開展社會救濟、救災活動,免費爲群衆防疫治病,推動了西藏經濟、社會、文化事業的發展,展示了一種現代文明和進步的社會新氣象,在西藏各階層中都産生了深遠影響,從而打破了西藏社會長期封閉、停滯的局面,開啓了西藏走向現代社會的曆史進程,爲西藏社會進一步向前發展開辟了廣闊的前景。

        ――民主改革为西藏的現代化發展扫清了道路。1951年西藏实现和平解放时,考虑到西藏历史和现实的特殊情况,《十七条协议》在肯定了改革西藏社会制度必要性的同时,对改革采取了十分慎重的态度,规定:“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之”。但是,当时西藏上层统治集团中的一些人从根本上反对改革,叫嚣“长期不改,永远不改 ”,试图永远保持封建农奴制度。面对西藏人民日益高涨的民主改革要求,他们不是顺应民意,而是与国外反华势力相勾结,于1959年3月10日发动武装叛乱,图谋把西藏从祖国分裂出去,搞“西藏独立”。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和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央人民政府采取果断措施,与西藏人民一道坚决平息了叛乱,并对西藏社会制度进行民主改革。

        民主改革废除了封建农奴主土地所有制及农奴和奴隶对封建农奴主的人身依附关系,废止了旧西藏法典及其野蛮刑罚,废除了政教合一制度和寺庙的封建特权,使百万农奴和奴隶在政治、经济和精神上得到了翻身解放,成为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的主人,获得了人身自由和宗教信仰的自由,实现了做人的权利,极大地解放了社会生产力,也为西藏的現代化發展开辟了道路。据统计,农奴和奴隶在民主改革中共分得土地280多万克;到1960年民主改革基本完成时,西藏全区的粮食总产量比1959年增长12.6%,比民主改革前的1958年增长17.7%;牲畜存栏头数1960年比1959年增长9.9%。

        ――民族区域自治的实行为西藏的現代化發展提供了强有力的制度保证。民主改革以后,西藏人民与全国各族人民一样,享有了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一切政治权利。1961年,西藏各地开始实行普选,昔日的农奴和奴隶第一次获得了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他们踊跃参加选举,并由此产生了自治区各级权力机关和政府。一大批翻身农奴和奴隶担任了自治区各级领导职务。1965年9月,西藏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成功召开,西藏自治区及其人民政府正式宣告成立。西藏自治区的建立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实行,从制度上确保了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和共同繁荣政策在西藏的实现,保障了西藏人民平等参与管理国家事务以及自主管理本地区和本民族事务的权利,从而为西藏在国家的特殊支持和帮助下根据本地民族特色实现与全国共同发展提供了制度保证。

        ――改革开放为西藏的現代化發展注入了强大动力。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西藏和全国一样掀起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热潮。为推动西藏的发展,中央政府制定了“土地归户使用,自主经营,长期不变”、“牲畜归户,私有私养,自主经营,长期不变”等一系列有利于西藏经济发展的特殊优惠政策,推进了西藏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并从1984年起由国家投资、全国九省(市)援建西藏43项工程等一批项目。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和国家的支援,壮大和繁荣了西藏的工业、农牧业和以商贸、饮食、旅游为主的第三产业,提高了西藏产业整体水平和经济活动的商品化水平,使西藏经济和社会发展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中央政府关心西藏、全国各地支援西藏的战略决策使西藏的现代化建设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新阶段。1994年,中央政府召开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紧紧抓住发展经济和稳定局势两件大事,确保西藏经济的加快发展,确保社会的全面进步和长治久安,确保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的新时期西藏工作指导方针。作出了中央政府关心西藏、全国各地支援西藏的重大决策,制定了一系列加快西藏发展的特殊优惠政策和措施,从而形成了国家直接投资西藏建设项目、中央政府实行财政补贴、全国进行对口支援的全方位支援西藏现代化建设的格局。1994年以来,中央政府直接投资建设了62项工程,总投资达48.6亿元;15个对口支援省(市)和中央各部委也无偿援建了716个项目,资金投入达31.6亿元;全国先后派出援藏干部1900多名,这些都极大地改善了西藏的生产和生活条件,促进了西藏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与此同时,西藏全面推进经济体制和科技体制改革,调整经济结构和企业经营管理机制,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扩大开放领域,积极鼓励和吸引国内外的社会资金参与西藏的经济建设,使多种所有制经济得到长足发展,增强了西藏发展的内在活力。2001年6月,中央政府召开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为西藏在新世纪全面实现现代化规划了宏伟的蓝图,并决定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措施,进一步加大对西藏现代化发展的支持力度。 中央政府关心、全国各地支援和西藏各族人民的努力,使西藏经济实现了加快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普遍提高,现代化发展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机。据统计,1994年至2000年,西藏全区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1.3倍,年均增长12.4%,改变了长期低于全国平均发展速度的状况;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牧民人均收入分别增长62.9%和93.6%;贫困人口由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的48万人减少到7万多人。

        綜上所述,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年來的發展史,是由黑暗走向光明、由落後走向進步、由貧窮走向富裕、由封閉走向開放的曆史,是一部在祖國大家庭中不斷走向現代化的曆史。


        注 释:

        ①梅·戈爾斯坦:《西藏現代史(1913-1951)――喇嘛王國的覆滅》,第39、2頁,杜永彬譯,時事出版社,1995年8月第3次印刷。

        ② 东嘎·洛桑赤列:《论西藏政教合一制度》,陈庆英译,民族出版社1985年版,第72、73页。

        ③阿沛·阿旺晉美:《西藏曆史發展的偉大轉折》,載《中國藏學》(北京)1991年第1期。

        二、西藏現代化的發展成果

        五十年來,在中央政府的領導和全國人民的支援下,經過西藏各族人民不懈努力,西藏在現代化發展的道路上不斷前進,取得了舉世矚目的輝煌成就。

        ――經濟發展實現了重大飛躍。五十年來,西藏在經濟制度、經濟結構上發生了巨大變化,經濟總量上實現了巨大飛躍,徹底告別了封閉的莊園制自然經濟,正在向現代市場經濟邁進。2000年,全區國內生産總值達到117.46億元,比1995年翻一番,比1990年翻兩番,相當于和平解放前的30余倍。經濟結構趨于合理,第一産業在國內生産總值中的比重從五十年前的99%下降到30.9%,第二、三産業比重分別上升至23.2%和45.9%。

        現代工業從無到有,逐漸成爲帶動西藏地區經濟快速發展的重要支柱。迄今已經建立起包括能源、輕工、紡織、機械、森工、采礦、建材、化工、制藥、印刷、食品加工等
      20多個門類,富有西藏地方特色的現代工業體系,培育出拉薩啤酒、奇正藏藥、珠峰摩托等一批全國知名的企業品牌。到2000年,西藏擁有鄉及鄉以上企業482家,全區第二産業增加值達到27.21億元。

        能源、交通等基礎産業蓬勃興起。電力發展迅速,形成了以水電爲主,地熱、風能、太陽能等多能互補的新型能源體系。到2000年,全區共有各類電站401座,總裝機容量達到35.62萬千瓦,年發電量達到6.61億千瓦時,與和平解放前僅有一座125千瓦、只供少數上層貴族享受、斷續發電的小電站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以公路運輸爲主,航空、管道運輸協調發展的立體交通運輸網絡已經形成,結束了舊西藏連一條公路都沒有的曆史。現已建成以拉薩爲中心,以青藏、川藏、新藏、滇藏和中尼公路爲骨架,包括15條幹線公路、375條支線公路,四通八達的公路網,公路總裏程達到2.25萬公裏,基本實現了縣縣通公路,80%以上的鄉通上了公路。現已擁有拉薩貢噶、昌都邦達兩個民用機場,開辟了拉薩至北京、成都、重慶、西安、西甯、上海、雲南迪慶、昆明、香港和尼泊爾加德滿都等國內國際航線。建成了總長爲1080公裏、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格爾木至拉薩輸油管道,目前承擔著西藏80%以上的油料運輸。青藏鐵路已于2001年6月開工建設,在不遠的將來,西藏就要結束沒有鐵路的曆史。

        第三産業已成爲西藏第一大産業。現代商業、旅遊、郵電、飲食服務、文化娛樂、IT等在舊西藏聞所未聞的新興産業迅猛發展。通信事業實現了超前發展,形成了以拉薩爲中心、覆蓋全區,由光纜、衛星傳輸,集程控交換、衛星通信、數字通信、移動通信于一體,達到當代先進水平的通信網絡。2000年,西藏郵電業務總量完成3.84億元,業務收入完成1.23億元,分別是1978年的179倍和1086倍,二十多年間年平均增長速度分別達到26.6%和24.3%。2000年底,西藏全區固定電話總裝機容量達到17.02萬門,用戶裝機11.11萬部;移動電話總裝機容量達到12.3萬門,用戶達到7.23萬戶;互聯網站9家,互聯網用戶4513戶。到2000年,第三産業增加值達到53.93億元,在西藏國內生産總值構成中居于首位。

        農牧業生産方式發生根本轉變,生産力水平和生産效益大幅度提高。和平解放以來,國家投巨資興建農田水利基本設施,大力進行以“一江兩河”(雅魯藏布江和拉薩河、年楚河)中部流域綜合開發爲代表的大批農牧業基礎項目,極大地改善了西藏農牧業的生産條件,農牧民靠天吃飯、養畜的生産生活方式正在成爲曆史。包括科學施肥、育種、品種改良、病蟲害防治以及科學養畜、畜群調整等一系列農牧業科技措施得到推廣普及,農業機械化程度和生産效率得到很大提高,農牧業生産開始向現代化方向邁進。到2000年,西藏第一産業增加值已經達到36.32億元,糧食總産量達到96.22萬噸,牲畜存欄數爲2266萬頭(只),基本實現糧食、油類自給,人均占有肉、奶量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城市化水平不斷提高。舊西藏處于自然經濟狀態,缺乏城市發展的動力,城鎮數量少、規模小,人口最多的拉薩不過3萬多人,其他人口規模較大的地方也都不過是幾千人的較大村落而已,算不上城市。即使是拉薩,也不具備健全的城市運行體系,市政設施幾乎沒有,城市功能低下。如今,西藏城市規模伴隨産業升級不斷擴張,到2000年,西藏有建制市2個,縣、區72個,建制鎮112個,城鎮人口49.11萬人,城鎮面積達到147平方公裏。城鎮綜合功能不斷完善,城市道路、供水、治安、社區服務等已經形成完整的體系,基本滿足了市民生活和城市經濟自身發展的需要。市容市貌、環境保護正朝著現代化方向邁進,城市公共綠地面積達到人均10.27平方米,綠化覆蓋率達到24.4%,城市環境指數居全國首位。以拉薩爲中心、輻射各地的城鎮發展群體已經在西藏形成。以城鎮爲核心、帶動周邊區域經濟發展、城鄉結合共同發展的經濟格局正在形成。

        ――对外开放成效显著。改革开放推动西藏商业、对外贸易和旅游产业空前发展,增强了与内地、与世界的相互联系和合作。西藏地方的区域市场体系初步形成,与全国乃至世界市场体系正在逐步实现接轨。大量农牧民走出乡村,投入市场经济大潮,下海经商。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商品源源不断地进入西藏,丰富着城乡市场和百姓生活。西藏的名、优、特产品及民族手工业产品,大量进入全国和世界市场。商业贸易的蓬勃发展,推动了农牧产品加工业的发展,农牧业生产开始向市场化方向迈进。国家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政策,鼓励和吸引国内外企业到西藏投资办企业,扩大对内对外经济交流与合作。近五年来,西藏协议利用外资1.25亿美元。到2000年,全区进出口总额已经达到1.3亿美元,其中出口总额1.13亿美元。 “世界屋脊”独特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吸引着众多的国内外游客,进藏旅游已经成为一条黄金旅游线路。2000年,西藏接待国内外游客达59.83万人次,其中,海外旅游人数14.89万人;旅游直接收入7.8亿元,间接收入29.8亿元,分别占全区国内生产总值的6.6%和25.38%。

        ――環境與經濟協調發展。西藏生態環境脆弱,大規模開發建設勢必給生態環境帶來巨大壓力。改革開放以來,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始終堅持可持續發展戰略,把環境保護與經濟建設作爲一個整體進行同步規劃和實施,確保工程項目的論證、設計、施工建設和運營使用都要充分考慮生態環境保護,促進了環境與經濟的協調發展。西藏制定和實施了《環境保護條例》、《地質礦産資源管理條例》以及與國家《土地管理法》、《水法》、《水土保持法》、《草原法》、《野生動物保護法》等法律相配套的實施辦法和細則,形成了有效的環境保護和汙染治理的監督管理體制,使全區的大部分森林、江河、湖泊、草場、濕地、冰川、雪山和野生動植物等得到了較好的保護,水、氣環境質量保持了比較良好的狀態。西藏先後建成了羌塘、珠峰、雅魯藏布大峽谷等18個國家級和省級自然保護區,其面積占全國自然保護區總面積的一半,對保護和改善脆弱的高原生態環境起到了重要作用。近年來,西藏先後投資5000多萬元對拉薩啤酒廠、羊八井電廠、拉薩皮革廠、自治區人民醫院、拉薩水泥廠等企事業的廢水、廢氣進行了治理,有效地改善了城市環境和區域水環境質量。1991年以來,西藏在“一江兩河”地區累計投資9億元實施開發項目,通過興修農田水利、改良草場、改造中低産田和大面積成片植樹造林,在防治水土流失和沙漠化治理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取得了明顯的社會、經濟和環境協調發展的綜合效益。環境評估指數表明,西藏生態基本上還處在原生狀態,是全國環境狀況最好的地區。隨著國家西部大開發戰略的實施和中央政府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精神的落實,西藏正在加大對生態環境的保護力度,計劃到本世紀中葉投資227億元、建設160個重點生態保護建設項目,使西藏生態環境進一步得到保護和改善。

        ――教育、科技和醫療衛生事業迅速發展。舊西藏沒有一所現代意義上的學校,寺廟壟斷著教育,適齡兒童入學率不到2%,青壯年文盲率高達95%。如今,教育得到廣泛普及,廣大人民群衆享有了接受教育的權利。國家投入巨資興辦教育事業,一個涵蓋普通教育、幼兒教育、成人教育、職業教育、特殊教育的比較完整的教育體系已經形成。到2000年,全區擁有各類學校956所,在校學生達到38.11萬人,適齡兒童入學率已提高到85.8%,文盲率下降到32.5%,大專以上學曆人口達到3.3萬人,占全區總人口的12.6‰,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位居前列。西藏不僅有了自己的碩士、博士,而且有了一批享譽全國的專家、學者。

        現代科學技術從無到有、發展迅速。和平解放前,西藏沒有一家現代科研機構,即使天文曆算這樣的應用技術,也被罩上一層神秘的宗教外衣,壟斷在寺院手中。半個世紀以來,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高度重視科學研究和科學技術的普及、應用,逐步建立了25個科研院所,現有專業科技人員3.5萬人,學科領域涉及曆史、經濟、人口、語言、宗教和農業、畜牧、林業、生態、生物、藏醫藥、鹽湖、地熱、太陽能等數十個門類。其中,藏學、高原生態、藏醫藥等學科研究在全國處于領先水平,産生了一批有世界影響的學術成果。

        醫療衛生事業蓬勃發展。舊西藏除了由封建貴族和寺院壟斷的傳統藏醫藏藥以外,極度缺醫少藥,百姓生病既沒有錢,也沒有地方看病治病。現在的西藏已經建成了中、西、藏醫結合,以拉薩爲中心、遍布城鄉的醫療衛生網。獨具民族特色的藏醫藏藥已走向全國,逐漸爲全國人民所喜愛,並正在走向世界。到2000年,全區醫療衛生機構已經發展到1237個,病床床位達到6348張,專業衛生隊伍達到8948人,每千人擁有病床和衛生技術人員數高于全國平均水平。目前,西藏農村合作醫療覆蓋率達到80%,兒童計劃免疫合格率達到97%。缺醫少藥狀況得到根本改變,人民群衆的健康水平大幅度提高。在舊西藏常流行的天花、霍亂、性病、斑疹、傷寒、猩紅熱、破傷風等各類傳染病、地方病的發病率降至8‰,其中有的已經絕迹;孕産婦死亡率由1959年的50‰下降到7‰左右,嬰兒死亡率由430‰下降到6.61‰;人均預期壽命則由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的35.5歲增加到67歲。舊西藏人口增長緩慢,在五十年代以前的二百多年間,人口長期徘徊在100萬人左右(據中國清朝政府1734年至1736年的戶口調查,當時的西藏人口爲94.12萬人;1953年以達賴爲首的西藏地方政府申報的西藏人口爲100萬人,二百年間僅增約5.8萬人),而民主改革四十多年來,西藏人口已增加到2000年的259.83萬人,增長了1.6倍多。

        體育事業得到長足發展。西藏建成了一批符合國際標准和規範的體育運動設施,具有西藏地方特色的運動形式得到挖掘、規範和推廣,一批傳統體育項目走出西藏,成爲全國性的體育競賽項目。一批優秀運動員在全國各類體育運動項目和競技比賽中取得優異成績,尤其是登山運動一直居于全國領先水平。1999年,西藏和首都北京一起,共同舉辦了全國第六屆民族運動會,使西藏的體育運動水平進一步得到了提高。

        ――傳統優秀文化得到發掘、保護和發展。國家投入巨資和大量的黃金、白銀,用于西藏重點文物單位的維修和保護工作,布達拉宮、大昭寺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産。國家重點支持的藏文《大藏經》(甘珠爾、丹珠爾)校勘項目已經完成。有西藏古代社會“百科全書”之稱的苯教《大藏經》得到了系統整理,並全部出版。民間口頭零散流傳下來的《格薩爾王傳》,共達200多部,被稱爲“東方荷馬史詩”,在國家大力支持下,經過幾十年的不懈努力,共收集手抄、木刻本300多部,陸續整理出版藏文本70多部、漢譯本20多部,另有若幹部已譯成英、日、法文出版。民間流行的歌謠、舞蹈、戲曲、故事等藝術表現形式,通過整理和創新,賦予更高的表現手段,登上大雅之堂。國家投資建成了西藏博物館、圖書館、展覽館、電影院等一大批功能齊全、設備先進的文化娛樂設施,結束了舊西藏基本沒有文化娛樂設施的曆史。到2000年,全區共有各級群衆藝術館、文化館(站)400多個,有以自治區歌舞團、藏戲團、話劇團爲主的各類專業文藝演出團體25個,群衆性業余演出團體160多個,縣烏蘭牧騎演出隊17個,滿足了廣大群衆的文化娛樂需求。

        ――藏民族特性和傳統得到尊重和科學繼承。西藏自治區依法有權根據本地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特點,決定本地的事務,制定相關法規,有權報經批准後變通執行或者停止執行上級國家機關的有關決議。1965年以來,自治區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已制定、頒布地方性法規160多部,內容涉及政權建設、經濟發展、文化教育、語言文字、文物保護、野生動物和自然資源保護等各個方面,有效地保障了西藏人民的特殊權益。例如,在執行全國性法定節日的基礎上,西藏自治區權力機關和行政機關還將“藏曆新年”、“雪頓節”等藏民族的傳統節日確定爲自治區的節假日。根據西藏特殊的自然地理因素,自治區把職工的工作時間定爲每周35小時,比全國法定職工周工作時間少5小時。

        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傳統風俗習慣受到尊重和保護。據統計,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國家已撥款3億多元及大量黃金、白銀等物資,用于西藏寺廟的維修和保護。其中,對布達拉宮的維修,國家撥款5500多萬元,曆時五年多,是幾百年來耗資最多、規模最大的布達拉宮維修工程。目前,西藏共有1787座寺廟和宗教活動場所,住寺僧尼4.6萬多人,各種重大宗教節日和宗教活動正常舉行;每年到拉薩朝佛敬香的西藏信教群衆均達百萬人次以上。藏族群衆在保持藏族服飾、飲食、住房的傳統方式和風格的同時,在衣食住行、婚喪嫁娶各方面也吸收了不少新的現代文明習俗,極大地豐富了西藏人民的生活。

        藏族人民學習、使用和發展本民族語言文字的自由受到切實保護。政府設立專門的藏語文工作指導委員會和編譯機構,促進藏語文的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是西藏各級各類學校的主課。西藏已編譯出版從小學到高中所有課程的藏文課本和教學參考資料,西藏大學已編寫完成19種藏文教材並開始試用于教學。西藏自治區人大、政府的法規、決議、文件、布告和各種公文,以及公共機構和公共場所的標牌、名稱均使用藏漢兩種文字。各級法院和檢察院對藏族當事人和其他參與人使用藏語文辦理案件,用藏文下達法律文書。報紙、廣播、電視都用藏漢兩種語言。西藏人民廣播電台每天播出藏語節目時間達20.5小時,占該台播音時量的50%。西藏電視台每天播出藏語節目達12小時,藏語專門頻道已于1999年正式上星。目前,西藏有正式出版發行的藏文報紙雜志23種,《西藏日報》建立了計算機藏文編輯排版系統。藏語文的信息技術標准化工作取得重大進展,藏文編碼已通過國家標准和國際標准,成爲中國第一個具有國際標准的少數民族文字。

        ――人民生活質量大大提高。社會經濟的發展極大地提高了人民物質文化生活水平。2000年,西藏全區各族人民已基本擺脫貧困、實現溫飽,部分群衆生活達到了小康水平。隨著人民生活逐步富裕,消費結構開始多樣化,冰箱、彩電、洗衣機、摩托車、手表等消費品,進入了尋常百姓家。不少富裕起來的農牧民蓋起了新房,有的還購買了汽車。西藏目前的人均居住面積處于全國首位。廣播、電視、通信、互聯網等現代信息傳遞手段,與全國乃至世界同步發展,已經深入到人民群衆的日常生活。到2000年,西藏廣播和電視的人口覆蓋率分別達到77.7%和76.1%,絕大多數地區的百姓能夠通過收聽、收看廣播、電視,了解到當天發生在全國和世界各地的新聞,並能夠通過電話、電報、傳真或互聯網等手段獲取信息資料,即時同全國和世界各地取得聯系,傳遞信息。

        人民的政治地位不斷提高,政治參與日益廣泛。西藏人民與全國各族人民一樣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廣泛參與管理國家事務和西藏地方事務。目前,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有西藏代表19名,其中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代表占80%以上。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代表在自治區、縣、鄉人大代表中,分別占82.4%、92.62%、99%,自治區各級人大、政府、政協及法院、檢察院的主要領導由藏族公民擔任,在中央國家機關各部門,也都有藏族幹部擔任領導職務。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幹部在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副主任中占71.4%,在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占80%,在自治區政府主席、副主席中占77.8%,在西藏全體幹部中占79.4%,在全區專業技術人員中占69.36%。

        由于西藏地處“世界屋脊”,高寒缺氧,自然條件惡劣,也由于脫胎于落後的封建農奴制社會、起點很低等社會曆史條件的限制,西藏在全國還屬于不發達地區。西藏的經濟總量小、發展水平低,農牧業和生態環境脆弱,基礎設施薄弱,科技教育落後,缺乏自我積累和自我發展能力,現代化發展程度與中國的東南沿海地區相比還存在著較大差距。但是,毫無疑問,五十年的發展已經極大地改變了昔日貧窮落後的面貌,爲西藏現代化事業實現跨越式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三、西藏現代化發展的曆史必然性

        五十年在人類曆史長河中不過是短暫的瞬間,但在西藏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卻發生了以往任何時代都無法比擬的巨大變化。西藏告別了貧窮落後、封閉停滯的封建農奴制社會,走向了不斷發展進步、文明開放的現代人民民主社會,現代化建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一是徹底改變了極少數封建農奴主壟斷西藏政治權力和物質文化資源的局面,西藏全體人民成了管理西藏社會的主人,成爲社會物質文化財富的創造者和享受者,人民的地位和素質得到了極大的提高;二是徹底打破了舊西藏社會封閉、停滯和萎縮狀態,社會經濟突飛猛進,人民物質文化生活大大改善,現代化事業空前發展,在不斷改革開放中呈現出全面進步的態勢;三是徹底廢除了民族壓迫和歧視,蕩滌了舊西藏社會的汙泥濁水,西藏的民族特性和傳統優秀文化在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下得到了充分尊重和保護,並隨著現代化的發展被賦予了反映人民群衆新生活和社會進步新需要的時代內容,在科學的繼承中得到了弘揚和發展。

        半個世紀的發展,昭示了西藏走向現代化的曆史必然性,揭示了西藏現代化發展的客觀規律。

        ――西藏走向現代化,符合世界曆史潮流和人類社會發展規律,體現了西藏社會發展的內在要求和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與願望。實現現代化是近代以來世界各國和各地區的共同課題,是人類社會從不發達狀態走向發達狀態、從愚昧落後走向文明進步、從在封閉中相對獨立的發展走向在開放、合作和競爭中全面加快發展的一個自然的曆史過程。現代化最初是與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崛起和擴張相伴隨而産生的,現代化的成果在相當長時間內也被西方列強所壟斷並用于對第三世界國家的侵略和殖民統治。進入二十世紀以後,隨著非殖民化運動的興起,擺脫貧窮落後、實現現代化,成爲第三世界國家實現國家完全獨立和民族振興的必由之路。曆史的發展表明,現代化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近代西藏生産力、生産方式和社會政治制度都處于極度落後的中世紀狀態,在遭受帝國主義的侵略和控制之後社會更趨破敗,瀕臨崩潰的邊緣。消除帝國主義的侵略和控制,改革落後的社會政治制度和生産方式,實現現代化,曆史地成爲西藏社會進步的唯一出路和最緊迫的課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西藏通過和平解放、民主改革、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擺脫了帝國主義侵略和控制,從遠遠落後于時代的封建農奴制社會跨入人民民主的現代社會,實現了經濟的高速發展和社會的全面進步,一步一步地向現代化邁進,順應了世界現代化的時代潮流和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體現了西藏社會進步的要求和西藏人民的根本願望。

        ――西藏的现代化是中国现代化发展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是全国各族人民实现共同繁荣和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包括藏民族在内的56个民族共同开拓了中国的疆土,组成了同甘共苦、谁也离不开谁的中华民族大家庭。西藏作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历来与祖国同命运、共发展。西藏的进步发展与祖国息息相关,祖国的命运直接影响到西藏的前途。近代中国由于国力的贫弱和封建专制政权的腐败无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包括西藏在内的中国领土遭到西方列强的侵略和蹂躏,面临被瓜分、肢解的厄运。随着中国民族民主革命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西藏实现了和平解放,驱逐了帝国主义势力,开始了现代化发展的进程,并通过民主改革挣脱了封建农奴制的沉重枷锁,铺平了走向现代化的道路。由于西藏是一个相对落后的地区,西藏的发展一直牵动着中央政府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心。五十年来,国家对西藏的社会经济发展给予了特别的关怀,在财政、税收、金融等方面实行特殊的优惠政策,在资金、技术、人才等方面提供了大力支援,先后向西藏投入资金累计近500亿元,调动了大量物资进藏,派出了大批援藏干部和技术人员,有力地促进了西藏的現代化發展。可以说,五十年来,西藏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是在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央三代领导集体在各个时期的正确领导下取得的,是与祖国的统一、发展和全国人民的无私支援分不开的,是中国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和共同发展的新型民族关系的生动体现。

        历史事实说明,西藏的现代化离不开祖国的现代化,祖国的现代化也不能没有西藏的现代化。没有西藏的现代化,祖国的现代化就不完整、不全面。没有祖国的独立和富强,就没有西藏社会的新生和发展。西藏的現代化發展只有融入祖国现代化进程之中,并得到全国人民的支持和帮助,才能牢牢把握历史机遇,实现快速发展,不断进步繁荣。祖国现代化建设的蓬勃发展,是西藏实现现代化的坚强后盾;中央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扶植,全国各族人民的无私支援,是西藏现代化事业快速健康发展的有力保证和必备条件。

        ――西藏的現代化發展是西藏各族人民的事业,必须坚持以人为中心,促进社会的全面进步和可持续发展。西藏五十年的发展历程是人的不断解放和发展的过程,是社会全面进步、现代化与环境协调发展的过程。西藏各族人民始终是西藏现代化发展的主体和根本动力,是西藏发展成果的受益者。西藏和平解放和民主改革,使西藏各族人民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封建农奴制的非人统治下解放出来,成为国家和西藏社会的主人,焕发出巨大的热情与力量,成为推动西藏现代化发展的主力军。他们满怀主人翁责任感,积极投身建设新西藏和新生活的伟大事业之中,团结奋斗,开拓进取,艰苦创业,坚持经济建设与社会进步齐头并进、环境与经济协调发展,迅速推进了西藏的现代化进程。五十年来西藏现代化建设的成就充分展示了西藏各族人民的奋斗成果,集中体现了西藏人民的强大力量。实践表明,西藏各族人民的团结奋斗是推动西藏现代化事业的力量源泉,只有充分发挥西藏各族人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和首创精神,把中央政府的关心、全国各地的支援转化为西藏自身的发展优势,才能创造出西藏现代化发展的人间奇迹;只有从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和要求出发,坚持可持续发展战略,才能使西藏的现代化建设得到快速健康的发展。

        ――西藏的现代化是在西藏特殊地域展开的,必须从西藏实际出发,走有西藏地方特色的发展道路。西藏地处青藏高原,在地理环境、自然条件、历史发展、民族成分、宗教信仰、文化传统和生活习俗等各方面都具有较大的特殊性。西藏的現代化發展必须从西藏的客观实际出发,充分考虑历史和现实的特殊性,以有利于西藏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有利于西藏人民的发展和幸福为出发点。西藏恶劣的自然条件、落后的社会经济基础以及西藏近代以来历史发展的复杂背景,决定了西藏必须以现代化建设为中心,必须在中央政府和全国各地的特殊支持和帮助下实现加快发展,必须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必须合理利用自然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实现社会经济的持续、全面和协调发展。

        由于曆史的原因,西藏大多數藏族群衆信仰宗教,宗教的影響滲透到藏民族的文化、藝術、風俗和日常生活的許多方面。正確處理民族、宗教問題是西藏現代化發展中長期面臨的一個重大問題。西藏五十年來的發展表明,加快現代化建設是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也是實現民族平等和共同發展的關鍵所在。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切實保障西藏各族人民特別是藏族人民依法管理本地區事務的自治權利,充分尊重他們的文化傳統、風俗習慣、語言文字和宗教信仰,是西藏現代化健康發展的重要保證。只有以經濟建設爲中心,堅持改革開放,把保護宗教信仰自由同堅持政教分離、積極引導宗教與現代化發展和社會進步相適應結合起來,把保持和弘揚西藏的民族特性同大力發展現代産業和現代科學教育文化、推動西藏傳統産業和傳統文化的現代化結合起來,才能走出一條有西藏地區特色和民族特色的現代化道路。

        ――西藏的現代化建設是在同達賴集團和國際敵對勢力的長期鬥爭中不斷得到發展的。西藏的現代化問題是在複雜的曆史背景下産生的,不可避免地要同國際鬥爭聯系在一起。長期以來,達賴集團和國際敵對勢力與中國政府和人民在“西藏問題”上一直存在著分裂與反分裂、阻撓現代化與推動現代化的鬥爭。在近代,西藏少數上層政教統治者爲了維護農奴主階級的既得利益和搖搖欲墜的封建農奴制社會,極力阻止西藏社會的現代化發展,以至不惜與帝國主義侵略勢力相勾結,策動“西藏獨立”的分裂活動,妄圖阻撓西藏和平解放。西藏和平解放後,達賴集團置中央政府的耐心等待和西藏人民的強烈要求于不顧,極力阻撓民主改革和現代化進程,在國際敵對勢力的支持下,策動分裂祖國的武裝叛亂。叛亂失敗逃亡國外後,達賴集團更是與國際反華勢力沆瀣一氣,不斷煽動國際輿論,大肆從事反華分裂活動,诋毀西藏的經濟建設和社會進步成就,百般幹擾、阻撓和破壞西藏的社會現代化發展。

        達賴集團和國際敵對勢力把西藏和平解放、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指責爲“中國占領西藏”;把中央政府推動西藏現代化進程說成是“消滅西藏的民族特性”;把西藏經濟的快速發展攻擊爲“破壞西藏環境”;把中央政府和全國人民關心、支援西藏現代化建設汙蔑爲“掠奪西藏資源”、“加強對西藏的控制”、對西藏進行“漢化”;把西藏廢除政教合一制度和宗教、寺院的世俗特權汙蔑爲“滅絕宗教”;把西藏傳統文化在新時代的弘揚和現代科學教育文化前所未有的發展誣稱爲“滅絕西藏文化”;如此等等。一句話,凡是有利于西藏現代化發展和社會進步、有利于西藏人民幸福的事情,他們都要制造各種莫須有的罪名,不遺余力地予以反對。這就充分暴露了達賴集團代表落後的封建農奴制生産關系、代表落後的政教合一的宗教文化、代表極少數沒落的封建農奴主特權階級利益的反動本質,也充分暴露了一些國際敵對勢力妄圖利用所謂“西藏問題”破壞中國穩定、分裂中國領土、遏制中國發展和強大的陰暗心理。

        事实胜于雄辩,公道自在人心。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举世公认,西藏社会的发展进步有目共睹;中国推动西藏的現代化發展、反对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顺乎潮流、合乎人心,天经地义。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年的历史表明,时代潮流不可阻挡,历史车轮不可逆转。西藏的現代化發展和社会进步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任何谎言终将被西藏发展的客观事实所戳穿,任何逆历史潮流而动,企图阻挠西藏现代化发展、将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倒行逆施,都注定要遭到可耻的失败。

        人類社會已經進入新的世紀,和平與發展是當今世界的兩大主題。中國已經進入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加快推進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新的發展時期,西部大開發戰略作爲中國現代化建設第三步發展戰略的一部分正在全面付諸實施。中央政府召開的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從國家發展和西藏的實際出發,確定了促進西藏現代化建設在新世紀從加快發展到跨越式發展的戰略目標,決定進一步加大對西藏發展的扶持力度,在第十個五年計劃期間(2001-2005年)由中央政府和全國各地投資322億元支援西藏建設187個項目、由中央對西藏提供379億元財政補助,並制定其他一系列特殊優惠政策和措施。這些都給西藏現代化建設創造了新的有利條件和難得的機遇。可以斷言,有五十年發展奠定的堅實基礎,有中央政府和全國人民的大力支持和幫助,經過艱苦努力,西藏一定能夠乘勢而上,在現代化建設的進程中實現跨越式發展,迎來更加燦爛輝煌的未來。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二○○一年十一月-北京

      相關新聞

      友情鏈接

      中國政府網 |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 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協網 | 黃埔軍校同學會 | 全國台聯 | 中國僑聯 | 台盟 |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新網 | 中央電視台 |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 | 中國台灣網 | 中國西藏信息中心 | 西藏文化網 | 西藏人權網 | 浙江統促會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