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电车强奸

    1. <form id=ttMZCmsNq><nobr id=ttMZCmsNq></nobr></form>
      <address id=ttMZCmsNq><nobr id=ttMZCmsNq><nobr id=ttMZCmsNq></nobr></nobr></address>

      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曆史沿革  > 正文

      清代前期的西藏(1644—1840)

      日期:2012-10-23 15:37 來源:《中國西藏基本情況叢書—西藏曆史》 作者:陳慶英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清朝爲五世達賴在北京修建的駐錫地——黃寺

        固始汗控制西藏以後,和格魯派聯合建立了甘丹頗章政權,在這個政權中,固始汗自己作爲甘、青、康及衛藏地區的汗王,成爲全藏族地區的統治者。他派遣了八個兒子率部駐紮青海,建立了以他爲領袖的和碩特部根據地。命令以所征康區賦稅供給青海部衆,將衛藏賦稅供養達賴、班禅,使格魯派寺院在經濟上得到實惠。他本人及兩個兒子則長期擁兵坐鎮拉薩,在拉薩以北的達木地區(今當雄)駐紮重兵,起震懾保護作用,從而在全藏區形成了蒙古汗王統治的局面。在甘丹頗章政權內,西藏地方的高級行政官吏和世俗貴族由固始汗任命封賜,其中官職最重要的就是第巴。至于衛藏地區的行政命令,必須經由固始汗蓋印、發布執行,第巴只是副署蓋印而已。


      蒙古和碩特部首領、受清朝冊封的固始汗畫像(布達拉宮壁畫)

        固始汗看到明朝氣數已盡,在東北興起的後金有統一天下的可能,所以他也積極尋求政治靠山,在占領青海之初,就遣使到盛京(今沈陽)朝見皇太極,開始了和後金的交往。還在入據西藏以前,他就與五世達賴喇嘛和班禅四世等商議,並由四世班禅出面,爭取到第悉藏巴等政教首領參加,聯合派出了以伊拉古克三爲首的代表團前往盛京。1642年,代表團一行始到盛京,皇太極出城親迎,“率衆拜天,行三跪九叩之禮”,表明了後金對爭取蒙藏各部的重視。皇太極對代表團給予了優厚賞賜。次年,皇太極遣使隨同伊拉古克三一行赴藏,分別致函賞賜固始汗、達賴、班禅及第悉藏巴等其它政教首領,

        1644年(顺治元年),清朝定都北京后,与西藏地方的联系更加频繁。翌年,固始汗派其子多尔济达赖巴图尔台吉到北京,上书顺治帝,表示对清政府的谕旨“无不奉命”。他还与五世达赖喇嘛共同遣使清朝“表贡方物”,受到清朝的赏赐。自此之后,蒙古和硕特部汗王与西藏地方宗教首领几乎年年必遣使莅京,通贡不绝,清朝也厚给回赐。为了进一步加强同中央政权的政治联系,固始汗还上书清朝,说“达赖喇嘛功德甚大,请延至京师,令其讽诵经文,以资福佑。” 同时他又积极鼓动劝说五世达赖喇嘛接受清朝的邀请。1652年(顺治九年)达赖喇嘛带领大批随从起程,当年年底到达北京,顺治帝在北京南苑以狩猎的形式,不拘礼节地迎接会见了他,“赐坐,赐宴,待以殊礼”。另外还赏给金、银、大缎、珠宝、玉器等大量礼品。五世达赖喇嘛进呈了珊瑚、琥珀、青金石念珠、氆氇、马匹、羔皮等千件贡礼。达赖喇嘛留京两个月期间,应邀两次进皇宫参加了顺治帝专门为之举行的盛大国宴,还参加了一些满族亲王、蒙古汗王举行的宴会,先后进行了一系列的佛事活动。其中为专程自大漠南北、山西五台山赶到北京的蒙古科尔沁秉图王及汉族僧侣,为御前侍卫拉玛,为成百数千人讲经传授各种法戒,撰写启请、发愿、赞颂及祭祀析愿文等等,所接受的礼金、各类礼品、法器以及社会各阶层馈赠的不可胜数。清朝在北京专门修建了黄寺,供他住宿。1653年初,在达赖喇嘛返藏途中,顺治帝派官员赶到代噶(今内蒙凉城),赐给五世达赖喇嘛金册金印,封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恒喇达赖喇嘛”。自此,清中央政府正式确认了达赖喇嘛在蒙藏地区的宗教领袖地位,历辈达赖喇嘛经过中央政府的册封遂成为制度。清政府在册封五世达赖喇嘛的同时,又派大臣和五世达赖喇嘛一起去西藏,给固始汗赉送以汉、满、藏三体文字写成的金册金印,封固始汗为“遵行文义敏慧顾实汗”,承认他的统治藏族地区的汗王的地位。清朝的支持对新建立的甘丹颇章政权的巩固起了重要的作用。


      五世達賴喇嘛羅桑嘉措(銀象)


      五世達賴赴京觐見清朝皇帝圖(布達拉宮壁畫)


      哲蚌寺的噶丹頗章是五世達賴喇嘛在拉薩建立“噶丹頗章政權”的所在地

        1654年固始汗去世,諸子爭位,相持不下,汗位空懸四年之久,最後妥協解決,由達什巴圖爾主持青海各部,達延汗主持西藏政務。然而他們缺乏其長輩的威望和才能,而五世達賴喇嘛憑倚朝廷的支持,權力及威望日益增強。1658年固始汗任命的第巴索南饒丹去世,經過兩年的協商,最終由五世達賴喇嘛任命他的親信仲麥巴赤列嘉措出任第巴,任命第巴的權力從蒙古汗王轉移到達賴喇嘛的手中。1662年四世班禅大師洛桑曲吉堅贊去世,西藏的政教權力進一步向達賴喇嘛集中,但是在軍事上格魯派仍然要依靠和碩特部的保護。1668年達延汗去世,汗位又空懸了三年,1671年才由達賴汗繼位。五世達賴喇嘛在後期扶植仲麥巴赤列嘉措的侄子桑結嘉措掌權。1676年五世達賴喇嘛提名當時年僅24歲的桑結嘉措出任第巴,因時機尚未成熟,桑結嘉措謝絕這一任命,由達賴喇嘛的卻本洛桑金巴擔任,說好三年後讓位。1679年達賴喇嘛再次提名,桑結嘉措正式就任第巴職務。1682年五世達賴喇嘛去世,桑結嘉措爲保持自己的地位,穩定局勢,以五世達賴喇嘛臨終做出了安排和與拉達克的戰爭正在進行爲由,和少數親信決定秘不發喪,“僞言達賴入定,居高閣不見人,凡事傳達賴之命行之”,繼續以五世達賴喇嘛的名義掌政。桑結嘉措看到,必須依靠清朝中央政府的支持和敕封,自己才能名正言順地統治西藏,因此他極力設法向清朝請求敕封,1694年(康熙三十三年),他借五世達賴喇嘛的名義,上奏朝廷說:“臣已年邁,國事大半第巴主之,乞請皇上給印封之,以爲光寵。”康熙帝經過反複考慮,最後封給桑結嘉措“法王”稱號,同時賜給“掌瓦赤喇但喇達賴喇嘛教弘宣佛法王布忒達阿白迪之印”。爲了防止自己的權力被和碩特汗剝奪,桑結嘉措還與新疆的准噶爾部首領噶爾丹接納關系,利用准噶爾部和和碩特部的矛盾,牽制和碩特汗。在噶爾丹和清朝的鬥爭中,桑結嘉措用五世達賴喇嘛的名義爲噶爾丹說話,遭到康熙皇帝的申斥。桑結嘉措還違反格魯派尋訪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的慣例,一手包辦五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的尋訪認定,于1685年秘密地選定在門域出生的倉央嘉措爲五世達賴喇嘛的轉世。直到1694年清朝打敗噶爾丹,從准噶爾降人口中聽到五世達賴喇嘛早已圓寂的消息,嚴辭責問,桑結嘉措才向清朝報告五世達賴喇嘛圓寂多年,其轉世已經認定。在經過清朝同意後,1697年將倉央嘉措接到後藏浪卡子宗,由五世班禅爲其剃度授戒,隨後迎接到布達拉宮坐床。


      描繪清帝對五世達賴及其隨行人員的貢賞圖(布達拉宮壁畫)

        五世達賴喇嘛去世後,西藏的蒙藏統治集團的矛盾一直在逐漸加深,桑結嘉措依靠政治權謀和手腕來保持和鞏固自己的地位,無助于問題的解決,在清朝和准噶爾部的鬥爭中,桑結嘉措逆曆史潮流而動,錯誤地支持准噶爾部的噶爾丹,與清朝也有矛盾。1701年達賴汗去世,拉藏汗繼位。自拉藏汗上台後,桑結嘉措與他的關系很快就緊張起來。1703年,雙方的部下在拉薩爭鬥,經三大寺高僧調解,矛盾暫時得到緩和。桑結嘉措辭去第巴之職,由他的兒子卓薩繼任,拉藏汗到當雄居住。但這種妥協很難維持長久,1705年第巴·桑結嘉措集結各地兵力到拉薩,與拉藏汗再次爆發了武裝沖突,拉藏汗從當雄兵分三路反攻,在澎波決戰,桑結嘉措兵敗後被擒殺。拉藏汗進入拉薩後,隨即派人到朝廷,報告事變的經過,並奏稱倉央嘉措是假達賴喇嘛,平日耽于酒色,不守清規,請予以廢黜。康熙皇帝認可了拉藏汗的行動,派護軍統領席柱、學士舒蘭爲使,到西藏封拉藏汗爲“翊法恭順汗”。同時下令“拘假達賴喇嘛”及桑結嘉措妻、子解京。倉央嘉措在解往北京的途中,“行至西甯口外病故”,年僅二十四歲。拉藏汗另找了一個格魯派僧人意希嘉措,立爲達賴喇嘛,清朝在派人帶領青海蒙古諸台吉的代表進藏詢問五世班禅後,于1707年批准意希嘉措爲六世達賴喇嘛,1709年派人進藏冊封,並賜給金印,由五世班禅主持,在布達拉宮舉行坐床。


      清帝給五世班禅額爾德尼·羅桑益西的诏書


      清帝敕封五世班禅“班禅額爾德尼之寶”印

        但是,拉藏汗廢立達賴喇嘛的舉措卻引發了新的矛盾。三大寺的一些僧人和在青海的和碩特部的部分不滿拉藏汗的貴族首領不願承認意希嘉措,把倉央嘉措的一首著名詩歌“天空潔白的仙鶴,請它雙翅借給我,不會遠走高飛,到理塘轉轉就回”作爲預言,秘密地派人到康區理塘尋訪,終于找到了1708年出生的格桑嘉措,作爲倉央嘉措的轉世,轉移至康區北部的德格地方加以保護。清朝對此難以處理,下令將格桑嘉措送到塔爾寺居住。拉藏汗和青海蒙古首領的不和,引起康熙皇帝的擔憂,于1709年又派遣了侍郎赫壽到西藏“協同拉藏辦理西藏事務”。西藏的這種混亂的政治局勢果然被准噶爾部的策妄阿拉布坦所利用,他先是將女兒嫁給拉藏汗的兒子,以聯姻迷惑拉藏汗,然後在1717年以護送女兒、女婿的名義選派精兵長途奔襲,突擊西藏。同時還派遣一小股軍隊去塔爾寺,企圖劫持格桑嘉措,以號召人心。當准噶爾軍到達藏北草原時,拉藏汗才發現形勢不對,匆忙召集人馬抵禦。盡管准噶爾派去塔爾寺的軍隊被清軍擊潰,但是到藏北的准噶爾軍仍宣傳他們已經接到了真正的達賴喇嘛,將送到拉薩來,以此渙散拉藏汗的軍心。拉藏汗在戰爭勝敗難定的情況下,就倉促撤回拉薩城,想堅守拉薩,等待清朝派兵救援。但是准噶爾軍得到那些不滿拉藏汗的僧俗人衆的配合,拉薩城很快被攻破,拉藏汗逃進布達拉宮,不久在突圍時被殺死。准噶爾軍廢黜意希嘉措,自己委派官員,向僧俗勒索財物,對不服從的寺院和地方則派兵燒殺搶劫,使曲科傑寺、敏珠林寺等著名寺院遭到嚴重破壞。一些原來對准噶爾軍抱有期望的人也大失所望。清朝在1718年派西安將軍額倉特率兵數千進藏,因情況不明,准備不足,在藏北草原被准噶爾軍圍困,糧食斷絕,全軍覆沒。消息傳來,清朝朝野震動,康熙皇帝看到如果任由西藏被准噶爾軍占據,西南、西北各省都不得安甯,力排衆議,在1720年再次出兵,以皇十四子允題爲大將軍,指揮清軍和青海蒙古首領的軍隊一起進藏,驅除准噶爾軍,同時承認格桑嘉措,封格桑嘉措爲“弘法覺衆第六世達賴喇嘛”,並護送格桑嘉措到拉薩坐床。這時拉藏汗的舊部康濟鼐和頗羅鼐等人也在後藏起兵,占據阿裏和後藏的一些地方,截斷在西藏的准噶爾軍和新疆的聯系,前藏的貴族阿爾布巴、紮爾鼐等人積極和清軍聯系,配合清軍進兵。准噶爾軍在清軍大兵壓境的情況下,稍作抵抗後就倉皇逃跑,出兵時的七千精兵,逃回准噶爾的不到一千人。


      頗羅鼐像(色拉寺壁畫)


      以及頗羅鼐郡王之印

        清朝在驅除准噶爾軍以後,沒有讓青海蒙古首領統治西藏,而是建立了清朝對西藏的直接統治,從西藏貴族中任命幾名噶倫掌政,以康濟鼐爲總理西藏政務的噶倫。但是掌政的噶倫之間很快就發生矛盾,1727年,噶倫阿爾布巴、隆布鼐、紮爾鼐等人爲爭權奪利,煽起內讧,戕殺康濟鼐,並派人去後藏捉拿頗羅鼐。頗羅鼐聞訊,立即意識到這是背離中央政府旨意的一次陰謀。于是在火速奏報朝廷的同時,毅然再次于後藏起兵,聯合康濟鼐之兄阿裏總管噶西鼐等,率後藏及阿裏精兵數千人,向阿爾布巴等人宣戰。雙方在江孜交戰半年多,頗羅鼐攻入拉薩,在三大寺僧衆的幫助下,擒獲了阿爾布巴等人,奏請清廷處置。此時清朝派遣的大軍抵達拉薩,經共同審核事實,將阿爾布巴等人處斬。清廷肯定了頗羅鼐的功績,封他爲貝子,任命他爲首席噶倫,後來又晉封爲郡王,由他領導西藏地方的行政。頗羅鼐之下清朝還任命噶西巴·納木紮勒色布騰和策仁旺傑兩位噶倫,但地方大權由頗羅鼐一人總攬。爲防止准噶爾軍再次侵擾和西藏統治集團的內爭,1728年雍正皇帝下令把七世達賴喇嘛移到四川泰甯的惠遠廟居住,還命七世達賴喇嘛之父索南達結進京,封他爲“輔國公”,以防止他幹預藏政,這是達賴喇嘛的親屬受中央封以爵位的開始。直到1735年准噶爾部的威脅解除,雍正皇帝派副都統福壽和章嘉國師若必多吉護送達賴喇嘛返回拉薩。清朝還于1727年設立駐藏大臣,在拉薩設立了駐藏辦事大臣衙門,直接監督地方政權,留駐藏清軍二千人,歸駐藏大臣指揮。通常駐藏大臣爲兩人,一爲辦事大臣,一爲幫辦大臣,一方面可以商議辦事,另一方面分別替換,始終保持有一個比較熟悉情況的大臣住在西藏。另外清朝還劃定了西藏和青海、四川、雲南的地界,確定西藏的行政範圍。


      清帝封賜七世達賴喇嘛的金印


      七世達賴喇嘛格桑嘉措塑像(布達拉宮藏)

        頗羅鼐爲醫治戰爭創傷,安定社會秩序,解決生産凋敝、民不聊生、經濟拮據的困窘,增強地方自身的防禦作戰能力等,做了許多有益的事情。頗羅鼐在清朝駐藏軍隊的指導下,在拉薩北郊興建了紮什兵營,分期操練了由騎兵一萬人、步兵一萬五千人組成的藏軍。自此,西藏有了一支兵械較齊備,且訓練有素的軍隊,于西藏通往准部各條道路上“嚴設卡倫,准噶爾自是不敢窺藏”,維護了西藏邊境之安甯。他還整頓驿站,保證政令文書的傳遞。他按照乾隆皇帝的安排接待准噶爾部經清朝批准派來的熬茶禮佛的使團,受到清朝的嘉獎。1747年頗羅鼐去世,其子珠爾墨特那木紮勒襲封郡王,總管全藏事務。然而他上台後,專橫跋扈,結黨營私,殺害其駐守阿裏的兄長,又與達賴喇嘛不和,敵視駐藏大臣,阻斷驿傳軍書,還設法和准噶爾部聯絡,爭取准噶爾部作外援。由于駐藏清軍大部分已在1733年撤回內地,拉薩形勢非常危急。1751年駐藏大臣傅清、拉市敦搶先將珠爾墨特那木紮勒誘殺,他們自己被珠爾墨特那木紮勒的黨羽殺害,駐藏大臣衙署被焚毀,錢財被洗劫一空,史稱珠爾墨特那木紮勒之亂。事件發生後,七世達賴喇嘛即命公班智達代理政務,將殺害駐藏大臣的凶手捕獲,安定拉薩局勢,等待清朝派員進藏處理。清朝所派的四川總督策楞帶兵入藏後,經過調查研究,提出了“酌定西藏善後章程”十三條,乾隆帝深刻地反省了過去珠爾默特那木紮勒之所以敢懷逆志謀反,就是因爲西藏“地廣、兵強、事權專一”,“噶倫事務于事權極有關系”。所以清政府爲一勞永逸之計,決定以此次平亂爲契機,改革西藏地方政制,廢除郡王獨理專擅西藏政務的制度,規定由達賴喇嘛領導噶廈掌管西藏的政務,分權于一僧三俗的四位噶倫手中,這是僧人出任噶倫的開始。噶倫之間地位平等,遇事秉承駐藏大臣和達賴喇嘛的指示,共同處理地方各項事務,不得獨斷專行。同時由駐藏大臣監督管理。還把原屬珠爾墨特那木紮勒管轄的藏北三十九族和達木(當雄)蒙古劃歸駐藏大臣直接管理。


      清朝在承德爲六世班禅修建的須彌福壽廟


      “清淨化城塔”局部


      清朝乾隆帝爲六世班禅在北京黃寺修建的“清淨化城塔”

        七世達賴喇嘛掌政不久,在1757年圓寂,清朝派章嘉呼圖克圖進藏,主持尋訪達賴喇嘛轉世的事務,同時任命第穆活佛(丹吉林)爲攝政,代理達賴喇嘛管理西藏事務。這是達賴喇嘛去世到新一輩達賴喇嘛掌政之間由清朝任命一名高僧代行達賴喇嘛職權的攝政制度的開始。經六世班禅參與,認定了八世達賴喇嘛強白嘉措(1758—1804)。1777年第穆活佛去世,清朝派當時在北京雍和宮任堪布的策墨林活佛(策墨林)進藏擔任攝政。這種由達賴喇嘛、駐藏大臣、攝政共同掌管政務的體制在這一時期建立起來。1779年清朝迎請六世班禅進京,1780年8月六世班禅抵達熱河,參加爲乾隆皇帝祝賀七十大壽的活動,然後到北京。10月底六世班禅因病在北京黃寺圓寂。1784年八世達賴喇嘛親政,1786年團章嘉國師若必多吉去世,清朝召策墨林活佛回京,命濟嚨呼圖克圖協助達賴喇嘛辦理政務。


      紮什倫布寺的“甲納拉康”


      六世班禅在“甲納拉康”供奉祝頌“皇帝萬歲”的牌位


      清朝乾隆帝賜給六世班禅的皇帝本人畫像


      清帝賜八世達賴喇嘛的皇帝本人畫像

        1788年发生了廓尔喀侵扰后藏的事件。历史上的尼泊尔,是指分布在加德满都谷地巴勒布人生活居住的阳市(即今加德满都)、库库穆、叶楞三部,藏语称之为巴勒布。1768年,本属尼泊尔部落之一的廓尔喀人,乘巴勒布本国内讧之机,吞并了巴勒布三部,并迁都阳布。后藏与廓尔喀地域紧密相连,彼此间以物易物或钱货买卖,经济关系非常密切,不过双方贸易中也不时发生一些小的摩擦和结怨。1788年廓尔喀以钱币兑换问题和西藏地方“商税增额、食盐揉上”为借口,出动三千人马抢占了后藏边境的济咙、聂拉木、宗喀三处。乾隆皇帝命成都将军鄂辉、四川提督成德带兵火速驰援西藏剿办,又命理藩院侍郎巴忠以御前侍卫钦差大臣的官衔赴藏办事,与鄂辉、成德会商一切善后事宜。在巴忠抵藏之前,后藏仲巴呼图克图等先与廓尔喀私下进行和议,答应向廓尔喀赔款赎地。巴忠到拉萨后,一方面与鄂辉、成德会商,让红帽活佛徽谕廓尔喀投顺,退回所占聂拉木等三处地方,并立具甘结,永不犯藏界;另一方面,他又自遣使者与廓尔喀讲和。廓尔喀在得到一纸西藏每年向其赔款300个元宝的字据后,撤出了占领的后藏地方。巴忠等人隐瞒实情,向朝廷谎报“已将聂拉木、宗喀、济咙等地方次第收复”,“奏凯班师”,为廓尔喀第二次入侵西藏留下了祸根。1790年廓尔喀派人入藏讨取“赎地”银,达赖喇嘛和噶厦拒绝支付,遣使与之谈判,要求“撤回合同”,遭到廓尔喀拒绝。事情报告到朝廷,乾隆皇帝才知道巴忠报告的功劳都是假的。鉴于西藏形势危急,清朝派策墨林活佛再次进藏担任摄政,他到拉萨后只有几个月,就在1791年3月去世。清朝命八世济咙活佛(功德林)担任摄政。1791年7月廓尔喀以西藏方面爽约为由,悍然发动了第二次侵扰西藏战争。在短短的十几天内迅速占领了聂拉木、定日、萨迦、济咙等宗。红帽活佛为报复其兄仲巴呼图克图不分六世班禅的遗产给他的私怨(红帽活佛是六世班禅和仲巴呼图克图的同母异父兄弟),竭力唆使廓尔喀兵抢劫扎什伦布寺。驻藏大臣保泰得悉事态,慌忙将七世班禅移往拉萨,幸免被俘。仲巴呼图克图携大量金银珠宝细软逃跑。其余济仲喇嘛、扎寺堪布并众僧等,在占卜师宣称“不可与贼作战”的诓骗下四下逃散,廓尔喀军洗劫了扎什伦布寺。只有驻守日喀则的都司徐南鹏率领的八十名清军,坚守日喀则宗堡,与敌交战,保住了城堡。消息传来,清廷大为震动,巴忠自知罪责难逃,投湖自杀。乾隆皇帝决定派遣福康安为大将军,超勇公海蓝察为参赞大臣,率领满、汉、蒙、回、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等数个民族组成的一万七千余人的大军,分三路进藏讨伐。在西藏人民的支援下,1792年 5月,清军收复全部失地,将廓尔喀军驱除。7月,清军势如破竹,长驱直入廓尔喀境内,打到距阳布二十里地方,廓尔喀派大头人前来投降,放回了被抓去的噶伦丹津班珠尔等人,交出了从前“贿和”的合同和服毒自杀(有说因病身亡)的沙玛尔巴骨殖及其妻子儿女仆人等,退还了所有抢去的扎什伦布寺的财物并班禅的金册等。乾隆皇帝考虑到当地节气较早,天气骤冷,若大雪封山,全体将士后果不堪设想,故指示福康安接受廓尔喀的乞降禀贴及恭词请罪,令其签写“永不犯藏”之甘结,并定期纳贡。廓尔喀王接受了全部条件,还派人赴京呈进贡品多种。9月,福康安率大军自前线凯旋班师。

        根據乾隆帝的指示,1792-1793年,大將軍福康安與孫士毅、惠齡、駐藏大臣和琳等經過長期醞釀,擬訂了有關治理西藏各方面的章程,並報經中央政府核准頒布實施,其中關于西藏地方政府遵行的部分,即著名的《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藏文本)。


      清朝乾隆帝頒布的“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文書


      清朝批准西藏地方政府鑄造、流通的銀幣和銅幣


      藏鈔

        章程的要點是:1、行政人事權方面,規定駐藏大臣督辦藏內事務,地位與達賴喇嘛、班禅平等。所有噶倫以下的首領及辦事人員、管事僧人皆是隸屬關系,事無大小,都得禀明服從駐藏大臣辦理。噶倫、代本的任免升遷,由駐藏大臣會同達賴喇嘛擬寫兩份名單,呈報大皇帝選擇任命。其余前藏大小文武官員由駐藏大臣和達賴喇嘛委任,發給滿、漢、藏三種文字執照。後藏官員依照前藏之制,由駐藏大臣和班禅協商委任,發給執照。2、宗教監管理權方面。設置“金奔巴瓶”,嗣後達賴喇嘛、班禅及藏區各地呼圖克圖“靈童”的認定,須由駐藏大臣監督主持,將其名字生辰年月,以滿、漢、藏三種文字書于象牙簽牌上,然後置于金瓶內當衆掣出,報請中央政府正式批准。藏地各大寺院活佛人選,由達賴喇嘛、駐藏大臣及呼圖克圖認定,並發給蓋有以上三人印章執照。青海蒙古王公迎請西藏活佛,須由西甯大臣行文駐藏大臣發給通行護照。赴外地朝佛僧侶,亦需領取護照,始得通行。如若私自前往,一經查出,懲處該管堪布及劄薩等主管人員。達賴喇嘛所轄寺廟之活佛、喇嘛及全藏各呼圖克圖所屬寨落人戶,一律詳造名冊,于駐藏大臣衙門和達賴喇嘛處各存一份。3、軍事方面。設三千名正規軍隊,前後藏各駐一千名,江孜、定日各駐五百,兵員由全藏征調。所征兵員造冊兩份,各存駐藏大臣衙門及噶廈。代本、如本、甲本、定本由駐藏大臣並達賴喇嘛擇選年輕有爲者充任,並發給執照。駐藏大臣每年分春秋兩季出巡前後藏並檢閱軍隊。軍隊糧饷由地方政府籌辦,交駐藏大臣分春秋兩季發給。軍隊所需彈藥,由噶廈派人攜帶駐藏大臣衙門公文,赴工布地方制造下發。4、司法方面。對于一般案件的處理,“可以緣依舊規,但需分清罪行之大小輕重,秉公辦理”。處罰犯人、沒收財産等,必須登記,呈繳駐藏大臣衙門或報經駐藏大臣審批,始能處理。各地漢官、噶倫和宗本等,如有依仗權勢,無端侵占別人財産,欺壓或剝削人民事情,即可報告駐藏大臣予以查究。5、外事方面。外事集權于中央,一切西藏外事交涉權,統歸駐藏大臣負責辦理。西藏地方與外國行文,須以駐藏大臣爲主與達賴喇嘛協商處理。廓爾喀人往見,其回文須按駐藏大臣指示繕寫。邊境重大事務,更要根據駐藏大臣指示處理。外藩所獻貢物,給達賴喇嘛等人來文須呈駐藏大臣查閱,並代爲酌定回書,交來人帶回。所有噶倫不得私自向外藩通信,當外藩行文噶倫時,必須交駐藏大臣並達賴喇嘛審閱處理,不得私自回信。外國來藏商旅,必須登記、造具名冊呈報駐藏大臣衙門,按其路線簽發路證,並在江孜、定日兩地派兵駐紮,檢查路證。外人來拉薩者,須向邊境宗本呈報,經沿途檢查,將人數報駐藏大臣衙門批准。西藏到廓爾喀塑建佛像的人,也由駐藏大臣簽發路證,限定日期返回。6、財稅方面。由駐藏大臣設置專門機構鑄造銀幣,統一貨幣成色和折算比價,不允許西藏流通鄰國貨幣。西藏地方收支,統由駐藏大臣審核,每年春秋各上報朝廷一次。濟嚨、聶拉木兩地抽收大米、食鹽及各種物品之進口稅,依原例辦理。除非請示駐藏大臣同意,地方政府不得私自增加稅額。地方稅收、烏拉等各種差役平均負擔,實有勞績需要優待免除差稅者,由達賴喇嘛並駐藏大臣協商發給免役執照。


      駐藏大臣升泰、第穆呼圖克爲“曉谕銀錢流通事”發布的文告


      駐藏大臣松筠爲“普曉谕後藏百姓安居等事”發布的告示


      清朝駐藏大臣的“令牌”

        《欽定藏內善後章程》是清朝中央政府總結元以來曆代王朝對西藏治理的經驗,爲行使對西藏的完全主權而制定的一個重要的法律文獻,它標志著清政府在西藏的施政達到了成熟和較完備的階段。它的制定和實施,對于加強和發展中央與西藏地方的關系,密切祖國各民族之間的聯系,鞏固西南邊防,防禦外敵入侵,安定社會秩序,發展生産以及改善藏族人民的基本生活條件等,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清朝駐藏辦事大臣衙門


      清朝仿拉薩布達拉宮在承德修建的普陀宗乘廟

        1795年乾隆皇帝退位,以太上皇的身份接受出家戒和比丘戒,命畫工畫了他身著袈裟的藏式唐卡,派專人送到拉薩。1798年八世達賴喇嘛在布達拉宮的三界殊勝寢殿(薩松南傑殿)內專門建造佛龛供奉乾隆皇帝的僧裝畫像,像前還供有“當今皇帝萬歲萬萬歲”的牌位,後來認定十世、十一世、十二世達賴喇嘛的金瓶掣簽儀式即是在這裏舉行的。


      清朝頒賜的“金本巴瓶”

        1804年八世達賴喇嘛圓寂後,清朝命濟嚨活佛繼續攝政,1807年攝政及廣大僧俗向駐藏大臣請求,說尋訪到的在四川鄧柯地方出生的靈童確系“第八世達賴喇嘛轉世,請奏明皇上,免于金瓶掣簽”,經駐藏大臣奏請,以皇帝批准免予金瓶掣簽的方式,認定了九世達賴喇嘛隆多嘉措(1805-1815),並于1808年在布達拉宮坐床。1811年攝政濟嚨活佛去世,清朝任命八世第穆活佛任攝政。1815年九世達賴喇嘛圓寂,年僅十歲。1818年攝政等人仍通過駐藏大臣轉奏,請求免予金瓶掣簽認定他們在裏塘尋訪到的靈童爲達賴喇嘛的轉世,被嘉慶皇帝駁回,駐藏大臣也因此受到申斥。按嘉慶皇帝的命令,另外再尋訪兩名靈童,與裏塘的靈童一起,在1822年舉行金瓶掣簽,認定了裏塘出生的靈童爲十世達賴喇嘛楚臣嘉措(1816-1837),並舉行坐床典禮。因八世第穆活佛在1818年去世,清朝命出生于甘南在雍和宮任堪布的二世策墨林活佛出任攝政,所以此時的攝政是策墨林活佛。1830年,駐藏大臣興科會同十世達賴喇嘛和攝政,派噶倫夏紮等人爲清查人員,對各個宗谿的戶口、差稅、封地文書、免役執照等進行審核清查,編寫成清冊,呈報達賴喇嘛和駐藏大臣審批後,下發各宗谿遵照執行。這是清代西藏規模最大、最徹底的一次土地差稅清查。1837年十世達賴喇嘛圓寂,由攝政策墨林活佛組織尋訪轉世靈童,並在1841年舉行金瓶掣簽認定了十一世達賴喇嘛凱珠嘉措(183—1855)。就在同一年,西藏軍民還擊敗了得到英國殖民主義者支持的森巴軍隊對阿裏的入侵。當時占據了拉達克地方的印度錫克族森巴人大頭目倭色爾帶兵侵占藏境,奪據達壩噶爾及雜仁、補仁三處營寨。駐藏大臣孟保先命噶倫才丹多吉和代本比喜領兵一千三百人往剿,後又派藏族官兵五百名兼程增援。翌年初,戰鬥結果爲擊斃包括倭色爾在內的森巴軍官四十余人,殲滅敵兵二百余人,俘虜八百余人。拉達克頭人及部落酋長紛紛獻上兵器,達壩噶爾等地營寨及土地一千七百余裏被收複,邊境肅清。這是繼反擊廓爾喀兩次入侵後,在駐藏大臣的主持下,取得的又一次軍事勝利。


      清朝頒布的《欽定大清會典圖》
       

       
      文章来源: 《中国西藏基本情况丛书—西藏历史》
      作者: 陈庆英
         

      相關新聞

      友情鏈接

      中國政府網 |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 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協網 | 黃埔軍校同學會 | 全國台聯 | 中國僑聯 | 台盟 |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新網 | 中央電視台 |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 | 中國台灣網 | 中國西藏信息中心 | 西藏文化網 | 西藏人權網 | 浙江統促會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