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电车强奸

    1. <form id=ttMZCmsNq><nobr id=ttMZCmsNq></nobr></form>
      <address id=ttMZCmsNq><nobr id=ttMZCmsNq><nobr id=ttMZCmsNq></nobr></nobr></address>

      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曆史沿革  > 正文

      吐蕃王朝建立前的西藏

      日期:2012-10-23 15:44 來源:《中國西藏基本情況叢書—西藏曆史》 作者:陳慶英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西藏第一座宮堡——雍布拉康

        西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民族區域自治地方,是一個省級的自治區,其全稱爲西藏自治區。西藏的面積爲120萬平方公裏,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統計全區人口爲262萬,其中藏族占95%以上,其他有漢族、回族、門巴族、珞巴族、納西族、怒族等。

                
                   西藏風光

        西藏自治區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是青藏高原的主體部分。素有“世界屋脊”之稱的青藏高原從北到南有四個巨大的由西向東延伸的山脈,即:阿爾金山——祁連山脈、昆侖山——巴顔喀拉山脈、喀拉昆侖山——唐古拉山脈、喜馬拉雅山脈。這些山脈中間擴開,兩頭聚攏,西部形成帕米爾高原“山結”,東南形成橫斷山“山束”,使得整個青藏高原在地形圖上象一個內裝重物、兩頭紮緊的大口袋。在高原的內部,南北並列的山脈和山脈之間的台地又形成一個一個小的口袋。如同在一個大口袋中裝著若幹個小口袋。西藏位于青藏高原的西部和南部,占整個青藏高原面積的一半還多。西藏的總體地形構造是夾在喜馬拉雅山和喀拉昆侖山--唐古拉山這南北兩道高牆之間的西北高東南低的三級階梯,即是:1、藏北高原,約占西藏面積的2/3,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除西南角的幾條河以外,多數是內流河,形成衆多的高原湖泊;2、雅魯藏布江流域,平均海拔在3500米左右,河流都彙入由西向東的雅魯藏布江;3、藏東峽谷地帶,從雅魯藏布江大拐彎處到金沙江,平均海拔在3500米以下,地勢北高南低,山脈和河流變爲北南走向。

                  
                   青銅箭镞(曲貢遺址出土)

                   
                 鐵柄銅鏡(曲貢遺址出土)

        從地形上看,西藏南部的喜馬拉雅山是世界上最高最大的山脈,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和大多數海拔超過8000米的高峰都集中在這裏,喜馬拉雅山南麓地勢陡降,很快與印度炎熱潮濕的恒河平原相接,形成南麓和北麓的氣候和自然景觀相差懸殊。而在西面、北面和東面,青藏高原和帕米爾高原、黃土高原、四川盆地、雲貴高原相連接,氣候和自然景觀逐步過渡。由于海拔高,喜馬拉雅山脈擋住了印度洋暖濕氣流的北上,所以高原氣候寒冷而且幹燥。拉薩1月平均氣溫爲-2.2℃,7月平均氣溫爲15.1℃;那曲1月平均氣溫爲-13.9℃,7月平均氣溫爲8.9℃。西藏絕大部分地區年均溫度在10℃以下,拉薩、日喀則的年平均氣溫和最熱月氣溫,都比同緯度的重慶、武漢、上海低10~15℃。整個青藏高原冬季漫長,無霜期短,拉薩和日喀則爲120~180天,那曲地區僅有60~80天,沒有嚴格意義的夏季。年平均最低氣溫低于0℃的天數,西藏拉薩約爲173.3天,日喀則爲189.7天,那曲爲276.9天;而年平均最高氣溫高于10℃的天數,大部分地區在50天以下,最高的也不到180天。降水量少而且集中在7、8兩個月,年降水量拉薩爲453.9毫米,阿裏噶爾鎮爲60.4毫米,那曲爲406.2毫米。冬春多暴風雪,夏秋多雷暴、多冰雹,那曲年平均雷暴日在85天以上、雹日在35天以上。西藏又是多風的地區,年平均大風(8級以上)日數拉薩爲32.4天,日喀則爲59.3天,而那曲和阿裏的牧業區爲100~150天,最多的地方可達200天。在這樣的氣候條件下,西藏的植被呈垂直分布,地勢較低的河谷地帶有森林,再往上依次是灌叢草甸、高山草甸、高山草原、高山荒漠,雪線以上的高峰峻嶺,終年冰雪覆蓋,爲大片的雪山冰川,類似地球的南北兩極的景觀。從整體來看,西藏的大部分地區是荒漠草原,不適宜農耕,只有少部分氣候比較溫暖的河谷由于日照長、土質肥沃、水源充足,具有發展高原灌溉農業的有利條件,但耕地總面積不到27萬公頃,大部分地區爲高原遊牧區。雖然西藏牧業分布地域遼闊,但是可以有效利用的面積有限。草原牧草生長季節短,産草量低,載畜量低,而且多風雪災害,生産很不穩定。農田必須有水利灌溉,莊稼才能生長成熟,因此耕地分散在河谷地帶,一年只能一熟。繁衍生息在西藏的各個民族,是在幾千年乃至幾萬年的曆史長河中,在與嚴酷的自然條件不斷的艱苦拼搏鬥爭中發展起來的。

                
                  彩釉雙體陶(卡若遺址出土)

        20世紀50年代以來,在西藏各地陸續發現了一批古人類活動遺址,有一部分屬于舊石器、新石器時代,這說明在遠古時期就有人類活動在西藏高原。其中對昌都卡若遺址和拉薩北郊曲貢遺址的發掘尤其具有重要意義。卡若遺址面積約10000平方米,出土大型石器近7000件,有鏟、斧、鋤、犁和切割器、刮削器、砍砸器等工具;骨器400多件,有骨錐、骨針等;陶片20000多件,陶色有紅、黃、灰、黑四種,有陶罐、陶缽、陶盆等。另外,卡若遺址還出土了豬、羚羊、狍子等十幾種動物的骨骼,以及大量的粟類谷物,還有房屋遺址27處,有石牆、竈、灰坑等。據考古學家鑒定,卡若遺址的年代距今4000多年,它證明當時西藏人類種群的一部分正逐漸進入定居時代,生産活動已從采獵擴展到兼營農業和飼養家畜。考古學家還認爲,卡若遺址是一座至少延續了1000多年的原始村落,卡若文化與黃河流域的馬家窯、半山、馬廠文化的進化水平基本相同,而且文化內涵有很大的相似性。(《昌都卡若》,文物出版社,1985;侯石柱《西藏考古大綱》,西藏人民出版社)拉薩曲貢遺址有早期石板墓兩座,灰坑十多個,出土石器有近萬件之多,骨器有古針、骨錐等,特別是一枚骨針在針尖穿一針鼻,針尾無鼻,其原理與現代縫紉機針相似,是全國史前遺址中首次發現。陶器有單耳罐、雙耳罐、高領鼓腹罐等,外表打磨光滑,壓有變化多樣的幾何紋飾。另外,曲貢遺址中發現雙肩石鏟、石磨盤,表明4000年前拉薩一帶農業經濟已經産生。(王仁湘《拉薩河谷的新石器時代居民——曲貢遺址發掘記》,《西藏研究》1990年第4期)

                
              切割器 西藏旧石器中期遗存(日土县采集)

                
               新石器时期的各种石器(昌都卡若遗址出土)

        藏族的傳說和古籍把自己的祖先追溯到青藏高原的遠古居民。藏族古老宗教本教的文獻中,認爲世界最初是由五種本原物質産生的一個發亮的卵和一個黑色的卵,從發亮的卵的中心生出人間的始祖什巴桑波奔赤,人類是從什巴桑波奔赤的後裔--天界和地界的神當中繁衍出來的。還有的傳說認爲是由猕猴和岩魔女的結合傳出西藏的人種,並且認爲藏族最初的祖先就生活在雅魯藏布江邊的澤當的附近,這一傳說可能是古人類對祖先來自森林地區的模糊的記憶。藏文《第吳宗教源流》和《智者喜宴》記載說,西藏地區在人類出現之前曾經由十種(或十二種)非人統治過,那時西藏地區就被稱爲“博康”(bod—khams)之地,而“博巴”(bod—pa)正是藏族古往今來一貫使用的自稱,可見是由地域的名稱演變爲民族的族稱。而青藏高原周邊的一些民族,例如羌族、納西族、普米族的創世神話傳說則認爲他們的祖先來自青藏高原的腹心地區。依據近年在青藏高原的考古發現,民間的神話傳說以及對青藏高原的自然環境的分析,我們可以認爲,青藏高原的古人類最初活動的地域應在西藏雅魯藏布江中下遊的森林地帶,後來隨著使用火的出現、人類抵禦猛獸的能力的增強、人類食物的種類的增多,逐步沿著河流分散,分布到雅魯藏布江、拉薩河、年楚河、尼洋河、雅隆河流域,並在這些河谷地帶發展出早期的農業和馴養家畜。在農業發展到可以養成畜群並將野馬馴化爲家馬、將狼馴化爲狗以後,古人類才能夠在遼闊的草原上生存並發展起大規模的畜牧業。以奶酪肉食爲主提高了牧民的體質,畜群的增長需要尋找新的草場,這使得遊牧部落有可能和必要進行長途遷徙,向更大的地域擴散。從藏北草原翻越唐古拉山到達長江、黃河源頭的遊牧部落,在以青海湖爲中心的廣大草原地帶發展成一個又一個的部落聯盟,並繼續向東發展到黃土高原,與黃河中下遊的華夏部落接觸交往,這就是漢文古籍中所記載的蕪人(漢文史料解釋羌爲西方牧羊人,其實際意義還有待研究)和西羌部落。向東發展的羌人部落有許多先後加入到黃河中下遊的漢族的形成發展過程之中。另一部分從青海南下經過橫斷山脈進入雲貴高原,甚至遠到緬甸,發展成藏緬語族的一系列民族,從其語言上的相近還能夠看到他們在民族起源上的親緣關系。而留在青藏高原上的農業部落和遊牧部落,經過唐代吐蕃王朝的統一,形成爲藏族。羌藏之間的曆史淵源關系,可能正如費孝通教授所說:“即使不把羌人作爲藏族的主要來源,羌人在藏族形成過程中的作用也是無可懷疑的。”(費孝通主編《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28頁,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1999年)

        和世界上其他的民族形成過程相同,西藏的古代居民最初也是以血緣親屬關系組成各個血緣氏族,由血緣氏族組成血緣部落,並且經過漫長的母系氏族社會演變到父系氏族社會。《漢藏史集》說藏族先民最初分爲塞(se)、穆(rmu)、東(stong)、董(ldong)四大族系,由此四大族系繁衍出大部分的吐蕃人。又說由四大族系分爲查(dbra)、祝(vgru)、董(ldong)、噶(lga)、韋(dbas)、達(brdav)等六支,每一支又分爲十幾個支系。藏語稱姓氏爲rus—pa,本意是“骨頭”,亦譯“骨系”,就表明姓氏和血緣有密切的關系。古代部落隨著生産的發展和人口的增加,氏族的遷徙,由一個部落分化爲若幹部落,或者由于部落之間的通婚、結盟、戰爭征服等原因,幾個部落合並爲一個新的部落。爲在頻繁的爭奪水源、牧場、田地和屬民的部落戰爭中存在和發展,一些部落由臨時的同盟發展爲固定的聯盟,或者被征服的部落附屬于戰勝的部落,形成部落聯盟。同時在部落中出現了貧富的分化和等級的差別,一些部落的首領變成了部落的貴族,並把自己的財富和權力遺傳給自己的子孫,出現了“王”和“臣”、貴族和平民的區別。戰爭中的俘虜被當作奴隸使用,被征服的氏族部落成爲戰勝者的附屬,要向戰勝者交納差稅,在戰爭中提供兵員。部落聯盟處在不斷的分化和組合的過程中,一些部落聯盟衰敗了,一些新的部落聯盟又起而代之。

                 
              聶赤贊普被雅隆部落牧人擁爲首領(羅布林卡壁畫)

        到公元6世紀時,藏族先民的部落群經過數千年的遷徙、發展和分化組合,形成大大小小的數十個部落聯盟。其中分布在西藏地區的有所謂“四十小邦”,由四十小邦又合並爲“十二小邦”。據《敦煌本吐蕃曆史文書》記載,十二小邦中有:“象雄”,位于西部阿裏、拉達克一帶,漢文史籍稱爲大小羊同,認爲是西羌的一個部落;“娘若切喀爾”、“努布”、“娘若香波”,位于後藏江孜一帶;“卓木南木松”,位于亞東到錫金一帶;“幾若江恩”、‘岩波查松”、“龍木若雅松”,位于拉薩河流域“雅茹玉西”、“俄玉邦噶”、“埃玉朱西”,位于西藏山南一帶;“工布哲那”,位于工布地區;“娘玉達松”,位于娘布地區;“達布朱西”,位于塔工地區;“琛玉古玉”,位于桑耶地區;“蘇毗雅松”,位于藏北草原直到玉樹、甘孜地區,漢文史籍稱它爲西羌中的一個大部落。另有後來建立吐蕃王朝的“悉補野”部落,位于山南瓊結一帶。

                
                 古时早期的冶金术(布达拉宫唐卡)

        在这些小邦中,有比较详细的历史传说记载的是悉补野部落。依据古老的传说,该部的第一代首领也 是吐蕃王室先祖涅赤赞普是从天界下降人间,降临雅拉香波神山,被当地牧人拥戴为王,由于是牧人以颈为坐椅把他抬回来的所以称为“涅赤赞普”。而本教文献则记载他是从波密一带迁徙到琼结地方,然后发展起来的部落首领,由于他来自波密,因此被称为“悉补野”。(恰白次旦平措等《西藏通史——松石宝串》上册,西藏古籍出版社,1989年)涅赤赞普的时代在雅隆河谷修建了雍布拉岗的官室,说明当时雅隆河谷已经有了比较发达的农业和牧业。涅赤赞普又传到止贡赞普,在部落联盟的内部斗争中,止贡赞普被属下的小部落首领罗阿木达孜杀死。涅赤赞普的两个儿子被流放到工布,其中的聂歧当了工布的小王,夏歧举兵报仇,夺回了王位,改名为布德贡杰,为止贡赞普修建了陵墓,并兴建了琼结的琼瓦达孜城堡。萨迦索南坚赞《王统世系明鉴》说。在布德贡杰的时代已能烧制木炭,冶炼铜、铁、银等金属,还修渠引水,灌溉农田,并且制造犁轭,用二牛共轭耕田。铁制农具的出现和使用畜力,大大提高了农业生产力,因而人口增加,部落繁盛。部落联盟的发展带来了部落首领的王权的提高,在涅赤赞普时辅助赞普的是“三尚一论”,“尚”是舅氏,即亲缘部落的首领,“论”是赞普的家臣,还带有明显的部落联盟的特征。到第十六代赞普岱处保南木雄赞时,开始设置了“大论”(即大相),以后又出现了为赞普管理收纳贡赋的“岸本”(财税官)。各个部落首领和贵族要向赞普盟誓,效忠赞普 臣下的官位、领地、属民已被认为是来源于赞普的封赐,如果臣下不忠,赞普可以处以刑罚,剥夺其封地和属民;在臣下的家族发生绝嗣即没有男性后裔继承的情况下,其封地属民要由赞普收回,由此确定了赞普和臣下的君臣的关系。

        到第二十九代贊普達市聶西時,雅隆悉補野部落已經基本上統一了雅魯藏布江南岸地區,並力圖向江北發展。此時拉薩河流域存在岩波查松(在澎波一帶)和幾若江恩兩個小邦,《敦煌本吐蕃曆史文書》說岩波查松之王森波傑達甲吾溺于惡政,臣下怨憤,其家臣念幾松那保勸谏,不被采納,反被逐出大臣之列,念幾松那保乃歸降幾若江恩之王森波傑墀邦松,殺死達甲吾,幾若江恩吞並了岩波查松。墀邦松把達甲吾的轄地析出一部分劃歸念幾松那波管轄,作其奴戶。這說明給功臣封授土地和屬民,已是當時的一種習慣。此後,被墀邦松劃給念幾松那波的屬民娘曾古對念氏不服,向墀邦松申訴,遭到墀邦松的斥責。墀邦松的岸本韋雪多日庫古和內相線墀熱頓孔爭鬥,韋雪多日庫古被殺死,其弟韋義策要求墀邦松作主,要線墀熱頓孔賠償命價,被墀邦松拒絕。于是深恨墀邦松的娘氏和韋氏秘密盟誓,要歸附悉補野部,推翻墀邦松。後來參加這一密謀的還有他們的親戚朋友農氏和蔡邦氏。他們派人到瓊結和達布聶西聯系,達布聶西雖然有一個妹妹嫁給鼓風爐邦松,還是同意了消滅墀邦松的計劃。在准備出兵的時候達布聶西去世,其子倫贊繼承贊普位,繼續這一計劃,發兵一萬,渡過雅魯藏布江,在娘氏、韋氏、農氏、蔡邦氏的配合下,攻滅幾若江恩小邦,占有了拉薩河流域。群臣給倫贊上尊號爲朗日倫贊,朗日倫贊也論功行賞,給娘氏、韋氏、農氏各封給1500戶屬民和土地,給蔡邦氏封給屬民300戶。此後又有後藏娘若切喀爾小邦的大臣瓊保蘇孜殺死其王,以後藏的土地和兩萬戶屬民來獻,朗日倫贊也對他加以封賞。至此,悉補野部統一了雅魯藏布江的中下遊地區,也即是西藏的主要的農業區域。

       

         
      文章来源: 《中国西藏基本情况丛书—西藏历史》
      作者: 陈庆英

      相關新聞

      友情鏈接

      中國政府網 |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 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協網 | 黃埔軍校同學會 | 全國台聯 | 中國僑聯 | 台盟 | 新華網 | 人民網 | 中新網 | 中央電視台 |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 | 中國台灣網 | 中國西藏信息中心 | 西藏文化網 | 西藏人權網 | 浙江統促會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